摆渡二十年李彦宏增肌减脂

发布日期:2019-09-10 09:09   来源:未知   阅读:

  「过去我们可能会传一些长得像人的机器人可以上楼梯了,它跌倒了可以自己爬起来,甚至机器人的皮肤也可以像人的皮肤一样有弹性。今天我们更多关注机器作为一个助理,能够给人带来多少价值。」

  在昨天刚结束的重庆智博会上,百度创始人李彦宏从自身出发阐述了他对行业的观察和感受,他说如今的AI已经从大众津津乐道的酷炫效果发展成为社会共识,甚至是国家战略。而百度做的智能音箱、无人驾驶技术等产品,就是在推进AI在产业端的渗透,提升各产业领域的效率。

  李彦宏回国创业的二十年,也是中国互联网飞速发展的二十年,是百度一路壮大的二十年。从PC到移动互联网再到即将到来的AI时代,百度的发展史几乎缩影了中国互联网的半部发家史。在百度迈入第20年的征程时,这个企业经历了业务架构调整、高层换血之后,不断进行渐进式的「增肌减脂」。

  作为百度的自始至终「掌舵者」和「摆渡者」,李彦宏自身的管理与百度的步调密不可分,他正在带领百度越过波涛汹涌的互联网海浪。

  一个有趣的发现是,BAT的管理者里,参加综艺节目的只有李彦宏一个。他跟着贝爷去大冒险,在暗藏陷阱的雨林里穿梭。他喜欢滑雪、健身,乐于挑战和冒险,因为运动和思考时,都是飞驰急速的姿态。

  这种对力量的控制和速度的追求,潜藏在他的做事风格里。在百度Q1交出了亏损的财报后,李彦宏迅速带领百度在Q2实现了扭亏为盈,重新进入增长盈利期。

  总要让人有点惊喜,不然就不是Robin了。第二季度百度实现营收263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1%,环比增长9%,不计入业务剥离的影响,同比增长6%,高于市场预期的257.68亿元,并实现净利润人民币24亿元。

  和财报数字一样乐观的,是APP的活跃度。目前,百度APP日活用户超越2亿,这一数字两个月前还是1.88亿。其中,应用内搜索量同比增长超过20%。由于表现高于市场预期,财报发布后,百度盘后股价上涨8%。

  「从今天的这份财报看,一些好的迹象正在呈现,公司业绩企稳回升。这也证明,百度在核心业务领域仍然地位牢固且动力十足。」

  李彦宏认为这百度的「关键时刻」,也是一系列变革的启动期。他在公开信中谈及,这段时间,面临严峻的外部挑战以及疲软的宏观环境,公司自上而下推动了一系列颠覆性变革,涉及组织架构、人事变动、业务盘整等等。这些变革带来阶段性阵痛,更将带来积极而深远的影响,让百度走得更稳、更远。

  从2016年开始,百度进入了高层震荡期,多位高管离职让外界议论纷纷。这种阵痛就像运动时肌肉乳酸过量,李彦宏在管理上开始了「减脂」的瘦身清理。

  一方面,他对管理层提出「对结果负责」的明确要求,整个公司业务流程责任到人,用具体的约束、追求、赏罚,提升组织能力和个体能动性。另一方面,打通内部通路,进行人员结构梳理,缩短流程提高组织能力。

  在此背景下,李彦宏迎回主管人力资源和企业文化的百度元老之一崔珊珊,由其担任百度文化委员会秘书长,主管组织与文化建设,开始内部变革。

  崔珊珊力推OKR(目标与关键成果法),取代了使用19年的量化考核体系(KPI),并确保OKR的上下嵌套和统一,完成内部员工底线价值观的「对齐」。

  Robin的个人目标和企业目标相统一之后,OKR还能发挥一个重要优势:上层管理者的意志在多层传达、流转之后,不会发生根本偏离。

  这和李彦宏的用人策略紧密相关。在OKR系统下,百度的高管空降比例下降,新晋高管几乎都是和百度一起成长起来的,比如沈抖、景鲲、侯振宇。这三位均是打过硬仗的「铁军」,成绩突出,又具备强技术背景,在和李彦宏共同进行企业决策时,价值观上更加统一而稳定。

  这些渐进累积的小变革,逐渐为百度「增肌」,将内部力量不断聚拢,成为凝聚力和向心力又反过来促进OKR的推进。

  对于迈入第二十年征途的大船来说,船员们力气往一处使,很重要。时间久了,企业很难避免出现权利斗争内部的消耗。当前内部队伍的向心力和凝结力,是百度重回巅峰的重要力量。

  一名内部员工说,商业价值观更新后,李彦宏和IDG(智能驾驶事业群组)负责人李震宇通话讨论内部凝结的问题,不知讲到什么,两人在电话两头都抹了泪。

  在百度摆渡的这些年里,搜索业务增量为企业营收撑起半边天,但医疗广告为人诟病,怎么办?

  在百度的「至暗时刻」,夜深人静时,李彦宏问自己,「为什么很多每天都在使用百度的用户不再热爱我们?为什么我们不再为自己的产品感到骄傲了?问题到底出在哪里?」

  快刀斩乱麻的方法,是百度开始重新审视公司所有产品的商业模式。李彦宏由此在百度建立起用户体验审核的一票否决制度,由专门的部门负责监督。违背用户体验原则的做法,一票否决,任何人都不许干涉。

  壮士断腕的决心是,即使影响收入,也要继续完善当时已有的先行赔付等网民权益保障机制,增设10亿元保障基金。

  他在年度OKR里强调了关于产品价值观和商业价值观的内容,重申用户导向的理念,并尝试在百度工程师文化基础上增加产品经理文化。此前,负责搜索业务的部门,总被外界认为销售气质过浓。

  对内容的甄别和选择比之前更加严格把关了。目前,百度APP月活超过2亿,要用户对搜索出来的结果满意,精准满足2亿人的需求, 绝对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过去的两三年里,以信息流为代表的挑战者对百度的搜索进行了强攻,压缩了百度在移动互联网时代的想象空间。信息流以分析用户需求并分发内容见长,百度此时的应战策略,就是提供用户优质的搜索结果。

  移动内容分发已经进入下半场,用户的信息消费的需求正在升级。平台之间的竞争维度,不是为用户提供海量信息,还是依据智能推荐系统,提供更加优质、更具备价值的信息。百度投资外部优质内容平台如知乎、果壳的逻辑就在于此。

  李彦宏在百度业绩交流会上坦承,这两笔投资都是为了给移动端用户提供更优质的内容和提升用户体验所做的努力。

  在百度已有的产品矩阵里,百度百科、百度知道等知识型产品以及百度贴吧这样的社区产品,为百度提供大量内容支撑,有了知乎、果壳、网易云音乐、蜻蜓FM等垂直领域的合作伙伴,百度的内容生态即将建立一道新的护城河。

  在这场移动内容的战役里,李彦宏本人也从未掉以轻心。他亲自带队信息流业务,每天准时参加会议,时刻盯紧风吹草动。

  不过,对于AI,仍有争议。争议点主要有两个:第一,AI会不会超越并取代人类,第二是伦理性引发的潜在危机。

  出于道德和伦理上的顾虑纵然可以理解,但从技术本身出发去思考这个问题,如果跑步会有绊倒摔伤的可能性,那运动者就永远不跑步了吗?

  不知道李彦宏有没有看过莎翁的作品,或许他们之间能有共鸣。早在16世纪,莎翁就说,人类的高贵在于智慧思维的创造性。这种创造性在于,人类总是在推动科技革新,并将科技调整到与自身高度契合的适用性中去。这和古人凿木取火,结绳记事这类善于工具的创造性思维,一脉相承。

  而百度向人工智能的倾斜,客观上加速了「AI」这个概念本身的传播。一个大众并不熟悉,认知不够充分,尚未能够进行专业解读的概念和领域突然被一家巨头如此重视,必然导致各种声音纷杂。这个阶段,百度这家公司和管理团队,包括李彦宏本人承受压力很是正常。

  一个有趣的故事是,今年7月3日的百度AI开发者大会上,李彦宏还没说几句,现场就闯进一出闹剧。

  这种时候绅士姿态或者大声斥责都不够妥当。他只是淡定地问,what’s your probem?

  风波过后,演讲也能衔接地流畅自然。李彦宏说,「AI的道路上会有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但前进的决心不会改变,AI一定会改变人们的生活。」

  不仅是AI开发者大会,还有今年的数字中国建设峰会和岳麓峰会,李彦宏已经在多个场合,反复去向大众阐述和分析AI。

  有意思的是,很多以技术背景出身的企业管理者,在公开演讲中要么生硬地解释技术原理和先进性,要么有点儿过分贴近情怀。能够深入浅出讲清楚事情的,倒是少数。

  李彦宏的演讲和表达能力,也许是他写过书的缘故。在硅谷工作几年后,他写过一本《硅谷商战》,里面详细记录了互联网商业化早期,硅谷和美国其它地方的一些公司,相互之间竞争、合作而做出的创新故事。这本书后来成为他1999年回国创立百度时的床边读物。

  事实上,像李彦宏这种一直对大众平视和亲近的姿态,在管理者中比较难得。也许是百度前期招了太多骂,处在舆论漩涡里多次,管理者才更加清楚,在大企业面向大众的过程里,头号人物绝对是重要的名片,一丝一毫都不能出错。

  2017年,李彦宏坐着无人车去百度会场,想通过实际操作来说明无人驾驶的适用场景和发展蓝图。他在五环上吃了一张罚单。

  五个月后,中国第一个自动驾驶法规来了,北京市交通委员会发布了两份关于自动驾驶技术的指导意见。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对制度的细化产生了直接推动力。

  但舆论很难看到这样的反向推动。准确地说,键盘侠们不在乎。他们纠结于那张罚单是谁开的,罚了多少钱,李彦宏本人或者百度有没有去交这笔钱。这是更让人头疼的问题,人们对新技术有认知壁垒很好解决,关注点走偏才比较费劲。

  李彦宏和整个百度的处理方式是,不停地出新产品,不停地沟通解释,不断地加强认知。

  百度智能云相关负责人深刻体会到这种认知的变化,「两年前,我们跟这些合作伙伴聊AI。很多人会要求我们像做科普一样从人工智能的基本定义、内涵说起。如今,希望和百度合作的人,向我们提出的需求是:如何通过人工智能帮助他们解决业务的难题;他们会主动思考哪些业务场景可以与AI相结合。」

  两年前,一些传统产业者认为,机器下棋能赢世界冠军简直不可思议。一些酷炫的、看起来贼拉风的黑科技,就是AI的体现。现在,这种观念逐渐转化为「能帮我解决问题的AI才是特别厉害的」。产业者越发主动思考哪些业务场景可以与AI相结合,越来越多的企业开始将人工智能引入自己的核心业务,而不是仅仅停留在“黑科技”这样相对表浅的层面上。

  这种对AI认知理解的加深,不仅是科技的推动,这也是企业家愿意看到的,更是大众的胜利。社会对一个东西的接受程度在上升是好事,说明民智在启蒙,整体在前进。

  就像大众不会再傻乎乎地认为,人工智能用于自动驾驶,就是无人车在大街上满地跑了。

  百度内部曾经算过一笔账。中国目前有2.7亿辆车,停车位的缺口高达6千万。这种情况下停车位是不是应该爆满?但统计数据表明,44%的车位利用率极低,这听上去让人讽刺。

  另一个数据是,在中国开车,司机把大约30%的时间都花在了寻找停车位上。这30%的时间,是体验最差的驾驶时间。如果这个时间可以省下来,用人工智能替代,是不是路怒症能减少一些?

  如今的人工智能技术已经实现了实时、全量地处理交通信息。交叉路口的每一辆车在向什么方向行驶、每一辆车处在什么位置,精确到厘米已经可以达到。如果把全程的信号灯联合起来,协同地调整红绿灯的时间,可以把每个红绿灯的等待时间降低30%-40%。

  百度还做到了自主泊车,准确说叫「最后一公里的无人驾驶」。举例而言,当你把车开到目的地、开到大门、开到离电梯很近的位置的时候,你就可以下车。此时车可以自己去找停车的位置、去到黑暗的地库里。不仅如此,自主泊车还可以实现在拥堵路段,让你下车步行到你的目的地,而车自身慢慢地跟随慢速车流行进,最后到达你的目的、找到你的停车位。

  但李彦宏认为这只是做到了用技术解决问题层面,更重要的是,当这种通行效率达成后,对社会的推动效应,无法估量。

  在这种思路下,李彦宏的战略是看到未来几年甚至十几年,再决定当下要做什么。李彦宏对IDG的厘清,是要做智能交通而不是无人驾驶,随之而来的对车路协同和自主泊车的调整,对整个城市容纳力和通达度的提升作用,才是终极目标。

  1991年去美国留学的他,是最早渡过太平洋的那一批佼佼者,经历了美国互联网时代的快速崛起和繁荣发展的时期。从1994年最早的浏览器诞生,到Netscape上市,以及后来门户网站的大战、电子商务、搜索引擎,以及一些传统的IT软件公司、电信和媒体公司不断地入局互联网,李彦宏全都亲身经历。可以说,中国互联网发展到平台期之前的所有节点,他都能准确预判并做出相应决策。

  对于这批企业管理者来说,他们比一般人先知先觉地感受到了中外发展的差异,并试图在「中国加速度」阶段里交出更好的答卷。

  这就比较容易理解为什么商业利益是他们的关注点,但还有更重要的落点,就是让中国在人工智能时代加速发展,技术创新水平在世界领先。

  不得不承认,在自动驾驶、车路协同、智能交通等方面,中国起步较晚。2009年美国的迪比克开始建设第1座「数字城市」,到16年的时候,美国总共有335个城市开始实施和规划智能城市。但中国直到2012年12月份,才开始有「智能城市」的规划。

  后期之秀也不可小觑。到2016年,中国的智能城市已经有了597个试点 。

  李彦宏认为,「有一天回望中国过去发展路程的时候,看到中国正在改变着,某种意义上来说,改变世界科技的走向。」

  他现在会在公开演讲和听众骄傲地分享一些数字, 比如「中国的专利申请量连续5年全球排名第一」、「人工智能的论文数量占据全球25%并排名第一」、「 整体的研发投入占GDP的投入达到2.5%」。要知道,这个数字在美国,也不过是2.7%或2.8%。

  这种对未来的信心,让他不管面对百度内部,还是外部大众,都有一种定力,俗话说就是「稳得很」。无论是面对核心搜索业务增速的下降期,还是AI业务商业变现刚起步的低压槽阶段,李彦宏都有一种终局思维支撑下的战略定力,这正是考验管理者心态的关键时期。

  像Robin长期健身一样,这种对自我的严格管理和控制,加上掌舵者对企业未来的信心,以及终局思维的建立,让企业的文化更为开放。

  李彦宏曾说,「百度认为没有必要每一个创业公司再重新去发明一遍轮子」。2017年3、4月份,百度宣布其研发的自动驾驶技术完全对外开放。不仅是开放,而且是「开源,源代码全部公开」。事实上,美国自动驾驶技术研究开展的时间要远远早于中国,但没有一家在官网或者Github等社区上开源。

  一位IT软件工程师向吴怼怼(微信ID:esnql520)解释了这两者的不同。开放的意思就是「我提供一个叫sdk或者类似的平台,给开发者使用,但是没人知道其中的具体逻辑是什么。就好像是去餐厅吃饭点菜,你知道好吃但不知道厨师具体是怎么做出来的」。

  而开源就像是去到一个透明玻璃的后厨,厨师一边做菜给你吃,一边传授菜谱。你还可以和他讨论如何改进工艺。

  李彦宏在公开场合说,Apollo的开源「是中国对世界自动驾驶技术的一个贡献」。我们不仅对中国开放,对全世界都开放。

  事实证明这是对的。如今,百度已经有150多家合作伙伴,有上万个开发者在Apollo开放的生态里将这个生态维系得更好。

  今年长沙的岳麓峰会上,李彦宏谈敢为天下先。他说,中国现代意义上的第一条跑汽车的公路诞生在湖南,1921年竣工。然而这条公路,比西方的第一条公路,晚了整整100年。

  目前,百度的移动生态有「搜索和信息流」双分发引擎驱动,并有「百家号和智能小程序」两个内容和服务生态。在双引擎、双生态的加持之下,搜索突破了框的束缚,多端开花,搜索从信息搜索转向「内容+服务」的搜索。百度的移动生态开始让承接用户从搜索到「搜索+获取信息+得到服务」的全链路行为。

  而搜索引擎的进化史,就是人工智能技术的进化史。作为一个技术机遇,AI颠覆的,不仅是搜索业务,而是要突破一个「框」。

  对百度自身来说,用AI重新定义搜索,满足用户平等便捷获取信息的需求。同时,这种智能搜索已经突破「框」的限制,从手机向智能音箱、智能汽车等场景延伸,并将成为一个无处不在的超级智能交互入口。

  到此,百度成为了一家以搜索为根基的人工智能公司,并运用AI推动各个产业的升级进化。

  在人工智能深入产业的档口面前,李彦宏带领百度所做的增肌减脂,效果初显。百度能否凭借健身后的体型在BAT中保持站位,持续的锻炼仍有必要。李彦宏壮士断腕,颇像是回到了百度最初暮然回首的初心。

  「掌舵者」和「摆渡人」自身肌能的管理,对组织的调整和纠错能力,所有水手在增肌减脂后的驱动力等等,决定了企业在科技进步和人类文明的长河里渡河时能行多远。